站内检索:
长三角联盟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微博
产业研究

逆向而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新思路

发布时间:2018-12-26编辑:上海创意产业中心

坚持问题导向: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过程中总绕不过一个问题:文化发展到底是否可以与经济发展同步?换种说法,在后发地区是否可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就这个问题的普遍答案是不可以。大概的理由是文化创意产业是围绕着人而发展的产业,一方面后发地区缺乏吸引文化创意人才的环境,难以形成产业基础;另一方面居民文化消费低,尤其是在城乡二元结构鸿沟较大的地方,文化消费差距甚大,因此经济上处于后发地区的城市无法成为文化商品和服务的有效消费地。这甚至在全国掀起一阵风潮——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文化一时间沦为经济发展的附属品。

 

图片来源:网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背后的争抢文化财产风

 

然而事实总与我们的想象大有出入,并不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就可以成功,也不是后发城市的文化创意产业就发展不起来,尤其是在创意和创新全球化的背景下,能够抓住机会成为全球创新节点的城市总是可以脱颖而出,令人意想不到。而且,放眼望去,全球城市可以保持着文化和经济的同步发展,甚至经济衰退时文化发展依然可以大快步前进,比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的纽约,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纽约确立了世界文化中心的地位。

 

在这里,不禁要提出一个思考:在国内经济向前发展的路上,暂时处于后发阶段的城市是否可以成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新热土?在回答这一问题时,需要先回答普遍性与特殊性之间的特殊关系问题——不能以个例代表全部,但也不能忽视个例的示范性作用。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背景——新型城镇化和全球化两股动力交融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沿海地区受益于优惠的发展政策,成为以日本为核心的产业转移的承接地,形成了独特的“雁型模式”,沿海地区率先发展起来。1993年,全面开放格局形成,从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到沿海经济开放区、沿江和内陆开放城市、沿边开放城市,城镇化建设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当以计算机技术为代表的信息革命兴起时,起初率先发展起来的城市相继受限于劳动力价格上涨、城市发展空间不足等问题,开始了新一轮的产业转移,一是向外,将产业转移到东南亚等地区;二是向内,将产业转移到内陆城市。这就给许多后发城市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新型城镇市化建设和全球化成为后发城市发展的新动力来源。

 

图片来源:网络——产业转移东南亚

 

所谓新型城市化建设,是指实现人口和空间的协调发展,而不是简单地追求人口向城镇集中,这意味着产业、空间与人口集聚建设必须协同发展。而全球化作为产业发展的手段,则表现为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创意阶层集团和华盛顿特区全球智库的创始人,理查德·弗罗里达认为,全球化有两个特征,一是全球化的离心性,全球化的显性特征,就是日常的经济活动在世界各地扩展开来。这一点在全球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表现明显,比如设计外包,我们越来越难找到一件产品来自于某个单一国家。二是全球化的向心性,全球化的隐性特征,表现为更高层次的经济活动,比如革新、设计、金融和传媒日益集中于少数地点。而这点在中国进行全球化和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表现得稍有不同,高层次的经济活动相比较于之前有所分离,甚至分离的趋势会被强化,如“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将给更多的沿线城市带去机会。

 

但总体而言,新型城镇化和全球化两股动力相互交融,在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过程中有着不同凡响的作用和意义。

 

骨干文化企业全球化布局,以外向型产业分布带动文化创意产业开发结果。以腾讯、完美为代表的文化类科技企业既面向世界,收购优秀产品和服务,又在全国重点城市设立工作室或分公司,从而将竞争优势牢牢地锁住在以平台为基础的巨型组织架构中。尤其是在全国范围内布局的分散式子公司或工作室多数集中在位于市区之外的高科技新区等地。这些卫星城、高新技术开发区等正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有力代表。也就是这种外向型的产业布局使得新兴城市通过外来产业植入带动本地空间融合发展,促使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开始开花结果。

 

图片来源:网络——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的开发团队位于成都高新区管辖范围内

 

后发城市逐渐崭露头角,开始以稀缺性文化资源和创造性模式推进本地文化创意产业向内层辐射。正所谓“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地域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构成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一环。丰富性的背后又隐藏着文化稀缺性和独特性。当全球化的创新性手段和稀缺性的文化资源各自发挥力量或者形成合力时,都将会释放出巨大的火花。后发城市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正是如此,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倘若将中国各个城市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状况视为圈层结构,后发城市甚至已经开始向中间层和内层进行辐射。

 

这一典型代表莫过于位于陕西省东北部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吴堡县。2017年吴堡举办“漂流中国·吴堡黄河大峡谷国际漂流公开赛”,11支中外专业队伍以及晋陕多支业余队伍在黄河二碛激烈竞技,现场人山人海,盛况空前,观众人数达10万余人,打破了国际漂流史观赛记录。在比赛前,吴堡全县酒店一房难求,许多游客住进了当地居民家中,数万名游客纷纷涌向周边区县乃至省外,甚至引爆了山西吕梁市的酒店市场。凭借不可复制的黄河自然景观,吴堡将现代化的体育竞技移植到边缘山村,不仅撬动了当地和周边的旅游市场,更促进了吴堡新型城市化建设和产业发展的升级,改变了大众对于吴堡的城市印象。缺乏现代产业发展要素的城市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也是如此。

 

图片来源:网络——2017年吴堡漂流节现场

 

北上广深继续保持人才优势,杭州、成都、重庆、武汉、郑州等新区域中心快速崛起。长期以来,北上广深作为我国三大城市群的领头羊,巨大的“虹吸效益”使得它们成为中国创意阶层集聚的高地。但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在由“制造”向“创造”转型的道路上,原来的制造强市厚积薄发,以高密度的人才政策吸引本该流向北上广深的创意人才,成为创意阶层新的的大本营,区域中心城市出现。中国代表性独角兽互联网企业——网易,2011年在杭州成立了网易研发中心,将该中心定义为“网易创新产品的研发和孵化基地”,网易考拉、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网易味央、网易美学、云课堂……众多明星产品诞生于此(引用浙江新闻,2017年7月)。目前,网易大部分业务已从广州搬到杭州。杭州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核心城市之一,中国互联网产业生态最为完善的地区之一,已成为新时期创业的首选目标城市。在杭州新一代企业家中出现了号称“新四军”的创业队伍:海龟系、阿里系、浙大系和浙商系。杭州位于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这两个国家战略的交叠区,如此完备的人才队伍将为杭州发展成为国际文化创意中心提供更加坚实的智力保障和推动力量。

 

图片来源:浙江新闻——杭州另一个互联网巨头,网易如何低调地“疯长”

 

逆向而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新模式

 

文化创意产业是实现场域和资本创新的产业。场域是由动态的社会要素连接而成,不同的要素处于不同的位置而发挥不同的作用。资本又包括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彼此间可以相互转化。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可以通过场域和社会资本的创新,使得产业和城市化劣势为优势,为转型发展提供新动力。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创造方式包含以下两种:以以外打内,以小打大”和“无中生有”。

 

1、保利文化集团、幸福蓝海国际影城——“以外打内,以小博大

保利剧院作为全国剧院发展的领头羊,已在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0多座城市经营管理60多座剧院。保利文化集团官网发布数据称:截止至2018年3月,保利文化集团下的保利院线在顺利接管了福州海峡文化艺术中心、衡水大剧院、邹城孟子大剧院3大项目后,剧院数目达到62家。如此庞大的数字折射出保利在经营剧院时走出的特色化道路:先从一线城市起家,然后转向三四线城市发家,再转回一二线城市立家。根据2018年年初公布的年报,从2010年以后,保利倾向于在三四线城市以全资建立剧院主,辅之以委托经营。

 

图片来源:网络——保利剧院·船厂1862

 

这样的做法得益于可以在土地成本较低的时候大举进行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土地价格上升时可以节约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院线制的经营方式发挥规模效应优势。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在三四线城市通过小成本剧院运作(一般为300万)迅速建立起行业优势,集团式的剧目采购、剧院运营、宣传推广和售票机制、剧院维护、会员管理等有利于巩固保利在剧院经营行业的龙头地位,实现经验累积,当转回一线城市时,无论是在运营经验上还是院线规模上都可以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实力。因此,在三四线城市建立剧院,尽管城市发展处于后发阶段,而且受众难培育,可当数量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将会实现从零到一再到一百的释放和带动作用,对于企业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

 

保利文化集团剧院管理公司一览表

公司名称

权利比例

公司名称

权利比例

北京保利剧院

公司持100%

青岛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北京保利紫禁城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有51%

惠州市保利文化艺术中心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100%持有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有51%

张家港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有51%

东莞市保利玉兰大剧院

附属公司持100%

宜春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武汉琴台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无锡大剧院保利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60%

呼和浩特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重庆市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66.67%

河南保利艺术中心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上海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烟台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昆山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株洲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吉安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常州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常熟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泰州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邯郸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温州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大连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合肥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山西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宁波文化广场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有51%

营口市鲅鱼圈区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100%持有

马鞍山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沈阳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丽水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苏州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潍坊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诸暨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舟山市普陀区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100%持有

长沙梅溪湖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60%持有

威海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潜江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南京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聊城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宜兴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广西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厦门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天津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珠海城建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51%

保利尚悦湾(上海)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有51%

黄冈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慈溪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重庆南岸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唐山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长沙保利音乐厅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淮安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附属公司持100%

数据来源:保利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报

 

无独有偶,相似的运营之道在幸福蓝海国际影城的发展中也得到成分的展现。幸福蓝海国际影城隶属于江苏广电全资子集团幸福蓝海影视文化集团旗下的江苏幸福蓝海影院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幸福蓝海影视文化集团(以下简称幸福蓝海)于2016年在创业板上市,是创业板首家国有控股电视剧投资制作和电影全产业链经营的上市公司。前些年电影市场火爆且三四线城市影院空缺大,幸福蓝海紧紧抓住机遇,在三四线城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拓张建立连锁式电影院。根据幸福蓝海2018年年报公布的数据发现,2017年电影及衍生品实现营收12亿元,旗下影城累计达到249家1516张银幕,其中全年新拓展加盟影城突破50家,院线加盟影城共计181家1034张银幕;新增控股或全资自有影城4家,院线自有影城共计68家482张银幕。而这249家影院,并非集中分布在北、上、广、深、杭、蓉等文化消费较高的票房城市,而是集中分布在长三角城市群中的非核心城市和其他内陆型城市,幸福蓝海在北京和上海分别只有3家影城。这样做的原因与保利不谋而合,以院线制实现低成本扩张,从而占据市场份额。稍有差别的是幸福蓝海将营收会更多地转入到影视制作中,谋求在源头汲取更多的活水。

 

“以外打内,以小博大”这种方式被创新性使用在一些大型文化企业模式化或连锁式经营项目,原因“外”和“小”意味着低风险,再通过相对容易的“水平创新”获得规模优势,以低风险撬动大市场,获取高回报。这种高回报包含两种,一抢占到更大的市场规模;二是赢得产业上游的红利。但是在它们成长为行业领导者之前,先选择“垂直创新”是它们釜底抽薪的选择。文化创意产业具有高风险性,谁都无法确保自己的产品可以受到市场欢迎。当这些企业决定把重点放在外围而非充满诱惑的大市场时,就体现展示出它们与众不同的地方。

 

2、横店影视城、无锡灵山和常州中华恐龙园——“无中生有”

 

“无中生有”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为人称奇的手法,以手段创新打造出全新的产业业态,进而带动周边发展,实现经济效益和人文效益的共赢。这一点在横店影视城、无锡灵山和常州中华恐龙园的运营中表现最为突出,也是能够回答为什么横店可以从浙中偏远小山村成长为东方好莱坞的关键所在。

 

名山大川在这里是一片空白,历史古迹稀缺,上个世纪七八十年的横店默默无闻到在地图上都难以找到。而如今的横店已成为全国首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5A级景区、全国第一批特色小镇。在横店,年接待游客量超过1800万,旅游收入超过150亿元;年接待剧组超300个,拍摄电视剧数量占中国古装戏总数的75%;汇聚31个具有南北地域特色的大型实景拍摄基地,35座室内高科技摄影棚。在横店,处处都有影视基地,人人都做文化生意,甚至出现了“横漂”。横店已经发展成为中国影视人才的摇篮。

 

图片来源:官网——横店影视城

 

这一切都开始于1996年,横店投资兴建了第一个影视实景拍摄基地——十九世纪南粤广州街,这条街当初用于谢晋导演拍摄《鸦片战争》。正是无意间的一步,横店打开了扇新的窗户,也给这个偏僻山村带来了无尽的发展机会。通过仿古建筑建设提供免费的场景拍摄,配套专业化摄影服务收取费用,在横店可以找到任何拍摄所需要的服务,无所不包,无所不有,完备的影视拍摄生态在这个缺乏影视文化发展基因的小村庄成长为巨人,走向了世界。这种开放的产业生态,闭环的盈利结构,让横店有更多的自信开始向影视产业的上下游进一步延伸。在下游建立电影院线,在上游成立横店影视职业学院和横店电影学院,培养实用型影视、旅游、创意设计人才,与此同时还设立的横店影视节,鼓励中国影视新人新作。作为全国首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还将继续发挥着“影视试验田”的功能,继续“无中生有,由小变大,从大到强”地创造影视全域化的创新样本。

 

常州恐龙园和无锡灵山景区也是如此。各自凭借一个历史典故,“无中生有,有中生好,好中生优”,通过建设不断“生长”的主题公园和文旅体验区,一炮打响,成为行业发展的典范。灵山集团现在已经进入了模式复制的发展阶段,将灵山的经验推广到山东尼山圣境,致力于在山东打造集文化体验、休闲旅游、生态旅游和度假为一体的复合型文化度假体验综合体。

 

逆向发展的短板——缺乏企业对企业的服务能力

文化创意产业不是一次性项目产业也不是速成产业,无论是利用资源的稀缺性还是创新手法,都无法确保项目的成功性和复制性。尤其是在后发城市,文化创意产业生态的断层可能会让某些行业类别迅速崛起,但是依旧难以建立起现代化的文化创意产业体系和制度。《创意城市》的作者查尔斯·兰德里认为,创意经济是发展经济,甚至是城市的平台,而它的核心涵盖三大领域:媒体与娱乐业、艺术与文化遗产、创造性的企业对企业的服务。在构造现代化的文化创意产业体系和制度中,后发城市难以形成国际性、创造性的企业对企业的服务。当以企业为主导的产业受到冲击需要转型时,依旧需要向外寻求答案,文化创意产的魅力也在于此,逆向化的产业创新,正向化的向前发展。